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资质荣誉 技术支持 典型业绩 新闻中心 招标信息 联系方式
您现在的位置:开拓环保科技有限公司 > 新闻中心 > 行业新闻 > 详细新闻
山西省环保厅强势倒逼电企脱硝
---发布人:本网---浏览次数:1431---时间:2012-5-15---

     2012年1月21日,山西省政府下达《对逾期未完成省政府燃煤电厂烟气脱硝限期治理任务机组处理意见》,文件一改过去“通知”之类的说法,直接称为“处理意见”。据山西省环保厅人士称,这在山西环保历史上,是第一个政府处理意见,足见山西省政府在电厂脱硝上的执行力度。

国电电力大同第二发电厂2×66万千瓦机组脱硝工程建成,即将投入试运行。

      中国电力企业的脱硝工程建设,是中国氮氧化物减排的重大举措,也是完成中国污染减排约束性指标的崭新要求。

      山西脱硝,曾经超前策划,高调起步,步步进逼。2010年,山西在脱硫攻坚最后决战并提前实现脱硫减排的时候,就大力酝酿脱硝政策,在全国率先出台脱硝建设电价补贴政策,立即启动电企脱硝试点。为此,山西投资3个亿,一举完成450万千瓦机组的脱硝建设。从此,山西脱硝,树立样板,高调鼓劲,强势突起。

      而今,山西脱硝,遭遇困局,步履艰难,再度攻坚。2011年,尽管山西氮氧化物增长比例低于全国平均增幅,但山西污染减排依然形势严峻,情势紧急。为此,山西省政府推进脱硝决心急迫,行动急迫,连连出台强势政策,频频出手铁腕措施,以强硬的姿态,再度倒逼电力企业壮士断臂,破釜沉舟,推进脱硝减排。

     山西,曾经的电企脱硫的急先锋,而今电企脱硝的攻坚者,正再度瞄准脱硝难题,寻求污染减排的艰难突破。

山西脱硝的第一个“停产令”

     这是一个严峻的现实:就在中国污染减排高调奋进的时候,山西氮氧化物排放不降反升,氮氧化物压力陡然增强。

     山西氮氧化物排放总量,2010年为124.1万吨,2011年达到128.61万吨。山西电力企业氮氧化物排放总量,2010年为67.25万吨,2011年达到67.99万吨。山西电力企业氮氧化物排放总量,占全省工业氮氧化物排放,2010为68.27%,2011年为66.95%。

     可见,虽然山西氮氧化物总量未降,但山西电企氮氧化物排放却总量下降、比例下降。然而,加快电企脱硝建设,依然是山西完成氮氧化物减排的重要支撑。山西脱硝,依然异常紧迫。

      2012年1月21日,山西省政府下达《对逾期未完成省政府燃煤电厂烟气脱硝限期治理任务机组处理意见》,文件一改过去“通知”之类的说法,直接称为“处理意见”。据山西省环保厅人士称,这在山西环保历史上,是第一个政府处理意见,足见山西省政府在电厂脱硝上的执行力度。这个处理意见具体内容为——

      第一类,对于脱硝工程在建,且承担居民供热任务的国电电力大同第二发电厂9#、10#热电联产2×66万千瓦机组,大唐太原第二热电厂10#、11#热电联产2×30万千瓦机组,延期至本年度采暖期结束后1个月,如届时仍未完成脱硝工程建设,予以停产治理。

       第二类,对于脱硝工程建设进展缓慢,但承担居民供热任务的国电太原第一热电厂1台30万千瓦机组,忻州广宇发电有限责任公司2×13.5万千瓦机组,在本年度采暖期结束后予以停产治理。

       第三类,对于脱硝工程建设进展缓慢,且未承担供热任务的山西兆光发电有限责任公司1台60万千瓦机组,山西华光发电有限责任公司1台60万千瓦机组,漳泽电力河津发电分公司1台35万千瓦机组,漳泽电力蒲州发电分公司1台30万千瓦机组,停产治理。

     就在这个“停产令”下达之后,山西电企引起震动。山西环保界人士也称,没有想到政府真会对电力企业动真。

山西电企脱硝的三个撒手锏

      实际上,这是从2011年之后山西省政府及环保部门对电企脱硝的第三次出招,是第三个撒手锏。

     第一次,是2011年5月24日,山西省政府发出《关于下达山西省燃煤电厂烟气脱硝限期任务的通知》,排出山西省“十二五”时期重点燃煤电厂烟气脱硝限期治理的91个项目,要求分别在2011年底~2014年6月底完成总装机容量3018.5万千瓦的脱硝任务。2011年,完成14台总装机容量514万千瓦的脱硝任务。

      第二次,是2011年11月,山西省环保厅向山西国际能源集团公司、国电太原第一热电厂、大唐太原第二热电厂、山西兆光发电有限责任公司、山西华光发电有限责任公司、忻州广宇发电有限责任公司等9家脱硝建设进展缓慢的电力企业发出警示通知,要求其加快烟气脱硝设施建设,按期完成脱硝。对逾期未完成限期治理任务的企业,山西省环保厅将采取最严厉的措施予以处罚。

      第三次,因为在2011年未完成当年电力企业脱硝限期治理任务,逼出了这次山西省政府的处理意见。处理意见严格重申,燃煤电厂在脱硝工程建成之前,不予受理其所在公司新建、扩建电力建设项目。等于就是企业限批或者项目限批。企业限批或者项目限批,被称为环保的政策创新。环保限期治理解决不了问题的时候,就用项目限批政策,说明环境执法加上了高压性的经济制裁。

     山西脱硝,已经时不我待。不是想脱不想脱、能脱不能脱的问题,而是必须脱的问题。山西电力企业总装机容量,在“十一五”时期是4429万千瓦,在“十二五”时期预计达到8000万千瓦。目前山西氮氧化物排放总量已是全国第七位,减排不了,如何交待?就像山西环保人所言,山西电企的氮氧化物,成为山西污染减排重点,也成为中国污染减排重点。山西脱硝,没有旁路也绝无退路。

     实际上,实施“停产治理”,就是要企业先停产减排,以停产的方式倒逼企业建设脱硝工程。虽然电力企业表示:环保改造没有停歇,污染减排没有商量余地。但企业也说:毕竟不是说停就能停下来的,发电的压力,减排的压力,经济的压力,企业从来没有感到压力如此紧迫而行动如此艰难,想翻身却就是沉重难翻。

山西电企脱硝 遭遇经济困境

     即使强压如此,但山西电力企业履行山西省政府的“限期治理”和“停产治理”要求依然行动滞后。为什么会这样?污染减排步步紧逼的高压都逼不动山西电企紧迫的步子?电企老总们着急地说,是发电的经济困局,逼得山西电企脱硝工程建设陷入了艰难的困境。

    概括地说,就是缺钱。不是一般的缺钱,是太缺钱了!

     一是买不起煤。煤一直在涨价,煤电价格倒挂,电厂买不起煤,已经不是一天的事情。煤价抬高,电价就需提升,但电价刚刚提升,煤价又涨了。山西许多电厂在建设之初是以坑口电厂建设的,但是建成以后,坑口电厂买不起坑口煤,已经成为亟待破解的难题。

     二是发电赔钱。山西电企一直处于发电赔钱的市场困局,电力企业单靠发电已经赚不到钱了。2011年底,山西多家电厂联名上省进京,要求提高电价,结果,每度电价提高了0.029元钱。提0.029元钱是什么状况?山西多家电企负责人说:解决不了根本问题,有的还亏,有的只是勉强实现了持平。要建设脱硝工程,资金远远不够。

     三是贷不到款。因为亏损,产生了连锁反应,电力企业无法向银行进行贷款。从信贷政策上看,这几年,银行对30万千瓦机组已不予贷款,现在60万千瓦机组也不予贷款了。山西多家电企环保负责人讲,现在电厂贷款不好贷,资金链都快断了;每月结算回来电费,只能用于还贷,什么也做不了,但是还了贷款也不一定能贷得出款。

     四是资不抵债。因为连续的发电亏损,山西多家电企已经接近资不抵债的边缘。“山西兆光”的环保负责人说:“兆光有15.1亿的资本金,现在已经亏损到14亿了。”据说,山西火电企业,5年时间,由盈利大户变成了负债大户,人们没有想到,山西不少电力企业,资产负债率已达到80%了,有的电企负债率甚至已经高达130%。

     五是脱硝费高。山西电企脱硝建设投资巨大,单台60万千瓦机组脱硝建设投资8000万元左右,两台机组就是1.6亿元左右;而且建成以后,脱硝运行费用投入也大,光催化剂运行费就高达5000万元,占到总投资的30%,而且脱硝没有经济效益。“山西兆光”和“山西华光”表示,现在电企脱硝建设,最大的困难就是资金上的困难。

      山西电企的老总从来没有这么哭过“穷”,都称自己是“杨白劳”。他们说,电企现在成了补不起来的窟窿,因为没有造血功能,发一度电就赔一度电,要不是用电负荷的压力,电网的压力,电厂不想发电。山西省政府要求停产治理,对电厂是减负,不发电就不亏损了。

       但对于忻州广宇发电而言,企业不希望停产,希望政府允许其“边生产边治理”。他们说,不停产,尚有一些边际利润,一停产,银行利息都还不了。但是无论停产还是不停,发电企业自己决定不了,电网把所有电厂的停产检修计划都做了安排,停不停,电网说了算。

       山西2011年氮氧化物不降反升,客观上,就因电企存在诸多困难。山西脱硝是在减排与发电、环保与民生两难中寻求突破,自然步履艰难。但山西环保人士认为,“停产治理”不会成为一句空话,电企脱硝建设,必须以超常规思维和方式加以推进,置之死地而后生。

强势环保高压 再推脱硝攻坚

        2012年1月1日,中国电力行业执行新的《火电厂大气污染排放标准》,按照这个标准,现有火电企业二氧化硫排放标准要执行200mg/m3,氮氧化物排放标准要执行100mg/m3。这是国家目前最为严厉的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,也是世界上最严厉的电厂排放标准。

        2012年2月17日,山西省环保厅紧急召开重点燃煤电厂烟气脱硝调度会议,山西省内外33家电企环保负责人到会领命。这是严格执行山西省政府“停产令”的第一次调度部署。山西省环保厅要求:倒排工期,倒数时间,倒逼进度,坚决确保完成氮氧化物减排。

       山西脱硝强势推进更加猛烈——

        一是政府亮剑:责任追究利剑出鞘。山西省政府发令,将污染减排纳入省市年度目标责任评价考核范围,纳入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综合考核评价内容,纳入政府政绩和企业业绩管理,实行问责制和“一票否决”制。山西省政府给环保、发改、经信、公安、监察、银监、电监、电力16个部门下达了污染减排职责。接着,山西环保部门和山西电监部门迅速联合发文推进落实“停产令”,要求电网严格实施“停产治理”。山西省政府的态度再一次表明,电企脱硝,有条件要上,没有条件,创造条件也要上;有困难,就全力克服困难,绝没有讨价还价余地。

       二是政策扶持:脱硝电价助推脱硝。山西省政府出台政策,要求对完成脱硝任务的燃煤电厂执行“脱硝电价”,即,在现行上网电价的基础上,每千瓦时上调0.008元,脱硝电企正式享受污染减排优惠政策。实际上,污染减排作为约束性指标,优惠,要上,没有优惠,也得上。但既然有了政策优惠,何不乘势而上?目前山西已有4台机组总装机180万千瓦发电机组享受了脱硝电价,成为山西电企脱硝的引领。

        三是贷款创新:排污抵押给力电企。山西省环保厅和人民银行太原支行联合出台《山西省排污权抵押贷款暂行规定》,全国第一次实施企业“排污权”用于抵押贷款。即,持有排污权的企业可以用“排污权”作抵押而向金融机构申请贷款。“排污权”即是排污量。此项规定标志着,电力企业实施污染减排空出的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总量,成为其拥有的环境资本,可作为发放贷款或者环保贷款的抵押资本。

         四是模式引进:BOT支撑破解困局。山西环保厅要求电力企业引进建设项目融资的BOT模式,突破资金瓶颈。由国内权威环保企业采取“建设——经营——移交”的特许经营方式,实施电企脱硝工程总承包。即,脱硝项目由环保企业融资、投资、建设、经营、管理,或在脱硝项目建成后,由电力企业向投资方支付项目总投资和合理回报,从而将脱硝设施移交给电力企业运营管理。由此将破解脱硝建设资金难题。

       五是超前监测:公布PM2.5直逼减氮。氮氧化物是组成PM2.5的污染因子。山西省政府向各市、县政府发出《关于在全省城市开展环境空气污染因子监测工作的通知》,要求在2012年5月底前,全省各设区市及县级市将监测并向社会公布PM2.5,2013年5月底前,所有县(市、区)将监测并向社会公布PM2.5。山西在全国较早监测公布PM2.5,率先实现公布PM2.5全覆盖,就是要以污染因子监测直逼脱硝建设。

        西省政府“停产令”步步紧逼,山西省各部门执行“停产令”步步为营,山西各市政府落实“停产令”步步逼进。2012年3月7日,忻州广宇发电5家企业老总被“请”进忻州市环保局,环保局长代表政府约谈电力企业,要求脱硝工程必须倒排工期,不折不扣按期完工。企业老总虽有难色声声求缓,但环保局长态度坚决,毫不松口:不折不扣,不予商量!最终,电企老总做出郑重承诺:“排除万难,坚决完成”。

山西电企脱硝 正在破冰前行

       由此,山西电企脱硝,春风回暖,破冰前行,再挺势头——

        2012年3月,山西漳泽电力河津发电分公司35万千瓦机组和蒲州发电分公司30万千瓦机组,在山西省政府下达“停产令”时已实现停产,以停产方式减少氮氧化物排放;山西兆光发电有限责任公司60万千瓦机组倒排工期,脱硝建设进入设备施工招标;山西华光发电有限责任公司60万千瓦机组,开工建设脱硝前期工程并加速推进。

        2012年4月,国电太原第一热电厂30万千瓦机组采暖期结束如期停产,山西省环保部门则又提出加压措施:在停产治理一台机组基础上再停产治理一台机组,也就是说,2012年必须同时停产治理两台机组;忻州广宇发电有限责任公司2×13.5万千瓦机组,则拆除了排污旁路,铺开了脱硝工程,加大氮氧化物的减排速度和减排幅度。

       2012年5月,国电电力大同第二发电厂9#、10#热电联产2×66万千瓦机组脱硝工程将相继建成,实现发电和脱硝、供电和减排的双赢。大唐太原第二热电厂10#、11#热电联产2×30万千瓦机组,面对停产治理压力,加足建设马力,力争如期停机对接。山西电企知道,污染减排是约束性指标,即使电企,也不敢碰这条减排“高压线”。

        在减排问题上,山西是创造了经验的。“十一五”时期,山西曾以倒逼电企脱硫的严厉措施创造过环保威势。当时,山西电企脱硫类似现在的紧迫困局:污染围困,危机围困,资金围困,但山西省长说,完不成脱硫建设,不管多大的电企,坚决关停。山西就是以这种倒逼方式,力推电企污染减排。

       所以,在2008年,山西成为中国最早完成全部火电脱硫工程建设的省份,而且,提前两年完成了二氧化硫减排任务,在全国拔了头筹。这次,山西省政府“限期治理”和“停产治理”的通牒都发出了,是无比坚决地“不管多大的电企”都要停产治理了。山西电企,再一次到了最关键的时刻;山西脱硝,再一次到了攻坚决战的时刻。

        山西承担着中国火电大省的环保承诺,承担着中国对世界的减排承诺。这就是山西的动力。山西电企的老总们表态,无论如何,脱硝建设不会动摇,不会松劲,不会后退。山西环保人士也称,虽然艰难,但山西别无选择,别无他途。山西脱硝,已经箭在弦上。

        开弓没有回头,山西电企就是弦上的箭。既然弓已拉开,山西,就只会前行,不会后退!

[ 返回 ]